關於原住民傳統領域之見解

台灣是民主法治的國家,對人民權利加以限制,必須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必要之程度,並以法律定之或經立法機關明確授權由行政機關以命令訂定。

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二條第五項規定:原住民族土地,係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

同法第二十一條規定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

及學術研究,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

將私人土地劃入傳統領域,使其開發利用須經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是對人民自由處分財產所為之限制,故依法須由法律定之或經立法機關明確授權由行政機關以命令訂定。

觀上述原基法條文,其中並未規定傳統領域的劃定方式,換言之,並未明文授權行政機關得將私人土地劃入傳統領域。

所以如果行政機關訂定傳統領域得將私人土地劃入,實屬違反法律保留原則而違法。

若立委諸公及行政機關,欲使私人土地得劃入傳統領域,須另行立法或修法明文訂定或授權方屬正確,符合法治國原則。

 

至於私人土地得劃入傳統領域合不合適?應持反對意見。

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規定「國家肯定多元文化,並積極維護發展原住民族語言及文化」。

而憲法第十五條規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

當兩者權利衝突時,必須權衡其中保護的利益以及符合憲法二十三條「必要之程度」,也就是所謂比例原則判斷,才方得將一方限制之。

傳統領域的劃定確實有助於原住民發展文化。

而部落是原住民於原住民族地區一定區域內,依其傳統規範共同生活結合而成之團體,經中央原住民族主管機關核定者。其資格是具有特殊身分團體,實以該團體利益為出發。

但是部落的利益並不全然能夠得出出代表國家公益的結論。對於原住民認為的劃定傳統領域可以幫助原住民年輕人「回家」,回到部落陪伴家人傳承自己的文化。原住民部落還可以發展友善環境的農牧業、生態觀光、文化觀光、音樂、文創等等原住民產業。以及原住民目前經濟收入、健康狀況、教育等遠遠不如主流社會的情況,都可望獲得改善。甚至可以為台灣帶來族群平等的社會等等好處,都是部分人民特定團體受益的情況。

對於部份人民特定團體的利益,在審查中對於檢驗比例原則中最小侵害的手段必須用強烈內容審查標準,即措施必須要非常合目的、侵害必須非常小,方屬合憲。

對於發展原住民文化來說,事實上有其他侵害更小的手段。而將私人土地劃入傳統領域,使其開發利用須經部落同意,是對人民自由處分財產所為之限制,他的侵害是很大的。所以最終並不能通過比例原則的檢驗。

對比其他台灣某些對財產權的限制,諸如農舍建築限制、海岸開發、以及環境保護或是歷史資產保存等等,都是由行政機關代表國家依法律為了全體國家公益所對人民作的財產限制,他們的情況並不相同。

另外,對於將這樣的權力歸給具特殊身分才能進入的機關團體並僅代表部分國民,權衡憲法規定全體國民的財產權保障,並不恰當。而是應由行政機關代表國家基於法律授權為全體國家公益做最終的整體判斷才能加以限制才對。

爭議中的傳統領域範圍大小約台灣國土一半約一百八十萬公傾,如何兼顧原住民保障及私有財產權保障,茲事體大,不可不慎。

 

(Visited 68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